黄片一娄片

黄片一娄片 蛇是古越人的重要图腾之一,后来演化为神,唐代杜牧《李长吉歌诗叙》有“牛鬼蛇神不足为其虚荒诞幻也”

温城,白镇,后背靠山,山林一带,自古多蛇,有白蛇,青蛇,竹叶青,七步蛇,眼镜蛇等等,不一而足,便有佘山之称。

《山海经》裁:“西南有巴国,有黑蛇,青首,食象。

言蛇能吞象,不免夸大,然佘山中蛇多,却是事实。

各种久负盛名的银环蛇,金环蛇,七步蛇,眼镜蛇多在深林老林,白镇屋后,四面环山,算是山清水秀,但却林木茂密,杂草丛生,有百蛇出没。

故而,山下的村民多了一种特殊的职业,那么便是捕蛇人,相传捕蛇人每次捕蛇前都要跪拜“蛇王”的木头像,就好像电视里面香港古惑仔要做什么大事前都要拜关老爷一样。

蛇王就是一种碗口粗,年数较长,额头上写有“王”字的大蛇。

这蛇王在深山修炼千年,不光能号令群蛇,更兼有万般变化。

当然,蛇王仅仅是传说,还有另外一种民间传说。

说家中有亲人死去,会化作一条三尺许,苍翠可爱的小蛇,变相的留在阳间,此乃家蛇,看宅镇福。

………………...

夏夜,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,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字上。

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

一缕魂魄游走在昏暗的乡间小路上,它刚从一具冰凉的尸体中脱离出来,阳间的一切已不在属于他!

“我不能死,我家中还有一个母亲要伺奉,老天爷,不要让我投胎转世,我愿化为家蛇,守护家人,看宅镇福”

叮咚:“搜寻到人类绝望着,吞噬系统找到宿主”

上空一道亮光骤然划过,似流星般的朝这缕即将离开阳间的魂魄撞击而去!

…………….

涂小安恢复了意识,眼中尽是迷茫,他还活着吗,他还留在阳间吗。

周围虽然是一片漆黑,但环境却还是他熟悉的环境。

他企图站起来,可奇怪的事自己的身体却感觉不对劲,好像紧紧贴着地面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涂小安茫然若失,他感觉自己好像不是一个人了,而是一条爬虫。

不对,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声音也不对,不是人语,而是“嘶嘶”的声响。

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动了动,无手无脚,异常的柔软。

忽然,他想到了自己即将彻底失去意识前的一声咆哮。

“老天爷,不要让我投胎,我宁愿化为一条家蛇”

莫非….!

他宛如晴天霹雳般不敢置信。

这特么还许愿成功了?

叮...

“宿主适应新身体成功,吞噬系统进行数据更新!”

宿主:涂小安!

身份:家蛇

等级:LV1(50大小!)

天赋1:吞噬(可吞食各种生物进行进化)

天赋2:统治能力(可统治比自己等级低的蛇类)

霎时间,涂小安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系列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声音,随即自己的眼睛出现了一道虚拟的屏幕,显示着一些奇怪的数据,非常的神奇。

等涂小安不在看虚拟屏幕的时候,屏幕自动的消失在他的眼前。

“家蛇?!”

涂小安抓到了一个关键词,自己死了不用投胎,而是真的变成了一条蛇了嘛。

吞噬系统,自己得到了传说中的机遇,系统加身。

但这一系类的信息跟现实让他如同雷轰电掣一般,呆住了。

十几个呼吸之后,涂小安发出了一声凄凉的笑,蛇,家蛇,好啊,真的好。

怪不得自己好像失去的手脚,就跟一条泥鳅一样,不,不是泥鳅,就是蛇。

他这算是完成自己的愿望了吗,比起死,比起离开这个人世,现在显然是老天爷对他的眷顾。

蝼蚁尚且偷生,变成一条蛇,貌似不错。

这个夜晚,四周寂静,涂小安却感觉这一切仿佛都要把自己吞噬掉,迎面是无尽的黑暗。

不,迎面的应该是光明,他可以回家了,他还可以看到自己的母亲,自己的姐姐。

这并不是老天对自己的残忍,而是恩赐。

只要还能活着,任何代价都不算什么。

上帝的视角有两面,区别在与你如何去看待它。

你想看到光,它便是光,你想看到黑暗,那么它便是黑暗。

回家,我要回家。

涂小安拼命的朝家的方向而去,一路上昏暗一片,连一个人影都没有,只有对面马路上偶尔传来的汽笛声。

白镇,依山而落,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小镇。

涂小安来到了一家靠山的房屋老宅面前。

此刻时间应该是凌晨后,大门静悄悄的紧闭着,只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!

因为现在是夏天七月份,天气炎热,挨家挨户的窗户都会开着。

涂小安扭动着轻盈的身躯,一溜烟的顺着窗户爬了进去。

家,回到家的感觉真好,只是再次置身其中,天壤之别,人身变成了蛇躯。

涂小安轻车熟路的准备往自家的洗手间而去,原因很简单,洗手间有镜子,他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,自己变成了一条什么样子的蛇。

身在洗手间,漆黑一片,虽然变成了一条蛇,但奇怪的是视力却很好,黑暗中也并不模糊。

蛇的视力是非常的差的,几乎天底下的蛇都是超级近视眼,涂小安很欣慰自己的视力还不错,只是蛇瞳透着冰冷的目光,不见一丝感情。

努力的爬到镜子前面,本想一看究竟,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,随后洗手间的灯光就明亮了起来。

一位睡眼朦胧的女子自灯光下而来,她的面容憔悴,精神状态极差。

“啊…!”

旋即便是一声惊天尖叫,女子朦胧的睡意一下子烟消云散,她看到了什么。

一条通体莹白的小蛇微微直立在镜子前,灯光映照下,居然灿灿生辉,好不漂亮。

她顿时间呆若木鸡。

“姐,老姐!”

涂小安也被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那么快就跟家人见面了,只是自己的姐姐看到自己明显被吓的不轻。

这半夜进洗手间,却看到镜子前趴着一条蛇,搁谁都会尖叫。

无言以对,他甚至是没做好心里准备面对亲人,涂小安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,一溜烟的顺着洗手间门口的女子脚下游了出去。

“月儿,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内屋之中,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慌忙的走了出来,看到洗手间门口呆滞的女儿。

“妈,你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,蛇,一条漂亮的小蛇在洗手间里!”

“什么!”

温秋难以置信,声音带着颤抖,道:“难不成是家蛇”

家蛇两个字一出,涂小月直瞪瞪的看着自己的母亲,一张嘴巴半张着。

蛇是非常灵性的动物,民间自古有五大仙的传说,蛇是其中的柳仙,在国家很多地方,尤其是偏远的山区,人们对蛇的崇拜绝对超乎你的想象,甚至于有的地方超过了中华图腾龙。

尤其是白镇的人们,信奉蛇王传说,相信凡祀神者,蛇常游其家,他们将蛇分为家蛇和野蛇,分别称之为“里蛮”和“外蛮”。

所谓家蛇,指生活于住宅内的一种蛇,常盘绕于梁、檐、墙缝、瓦楞、阁楼的一种无毒蛇,共约三尺许。

人们认为家蛇会保护人,家有了家蛇,米囤里的米就会自行满出来而取不空。

也有人常说,若家中发现蛇,最忌杀死。

认为若杀死蛇或蛇没有被打死,蛇就会采取报复行动,于家门不利。

他们坚信家蛇不是寻常之物。

老人们常说,家蛇盘福聚财。

数百年有一句话在白镇广为流传,人人当祖训一般,那么便是家蛇去,则家败,家蛇留,则家兴。

如果你在自己家中亲眼看见家蛇从老宅离去者,那么便大凶,有血光之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