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视频zt3免费下载安装

蘑菇视频zt3免费下载安装 那一年,时暖即将二十四岁,嫁给宋衍生,近两年。

那一年,时暖国外学习一年,跟丈夫公婆低调回国。

那一年,时暖怀孕四个月,空降改组后的宋氏,成为S&a;a;N集团最年轻的总裁。

而彼时,时暖坐在S&a;a;N集团会议室首位,一一听完所有股东和原宋氏高管的自我介绍,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。

众人发言完毕,有一个像是资格最老的中年男人带头道:“今天是小时总入主S&a;a;N集团的第一天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小时总的到来!”

顿时,掌声如雷。

时暖看向那男人,他叫费仁伟,原宋氏的副总之一,体型微胖,眼睛很小。

但是却给人一种睿智精明之感。

一看就是一只商场的老狐狸!

当然,在场的人中还有一些曾经宋忠明在位时被辞退,如今又回到S&a;a;N的老人。

他们自然是站在宋衍生和时暖这边的,听到费仁伟的话,当即皱眉反驳,说:“费副总,您这话有失妥当,什么叫小时总?时总虽然年纪尚轻,但却是S&a;a;N名正言顺的首席总裁,您喊她小时总,是几个意思?”

费仁伟忙笑着道:“焦老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因为时氏的时元博时总,是我们小时总的父亲,我加个“小”字,无非是为了区分!”

纯真的午休女子秀美动人

这位焦老听罢笑了:“费副总,您莫不是搞错了什么,这里是S&a;a;N,不是时氏,一个公司内才分大小,这两个公司内,需要区分大小?莫不是你倚老卖老,觉得我们时总刚来,所以故意拿我们时总难堪?”

费仁伟一愣,忙反驳:“我自然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费仁伟顿时语塞,周围也是瞬间议论纷纷。

费仁伟脸色青白交加,很是难看,到底是没说什么,坐下了。

时暖坐在一边默然的听着,其实她知晓,刚才那位焦老帮她,也并不是真心想帮。

只是看费仁伟的气焰心有不快。

她年纪轻轻,刚回国就坐任公司总裁,的确让许多人不服。

大抵这里多数人,都会想,时暖,不过是仗着嫁给了宋衍生,是宋衍生的妻子,才来了这个位置。

否则二十多岁的年纪,哪怕奋斗一生,也不会有如此成就!

毕竟这世上如宋衍生那样的天才商人,简直凤毛麟角!

时暖坐在这里,是因为沾了宋衍生的光,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包括时暖自己。

“时总,您跟我们说几句话吧!”

先前那位焦老说道,周围其他人也跟着纷纷应和,让时暖说几句话。

时暖看了一眼四周,声音淡淡的问了句:“今天的股东,都来齐了么?”

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时暖是何意。

而就在那时,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,一个女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,边走边道:“对不住各位,我来迟了!”

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下,只时暖面无波澜。

她知晓,她必然要来的,她不来,这个会开不了。

宋忠明被抓,属于宋忠明的所有东西,自然都充了公,包括南山居。

宋忠明的女儿宋青杨,虽然在宋氏挂职,但所处的位置一直不尴不尬。

宋忠明此为,是因为觉得女儿迟早要被作为交易嫁给余都,给她太重要的位置,也是无用。

宋忠明此前承诺宋青杨,若她跟余都结婚,会给她百分之十的宋氏股份。

宋青杨跟余都的确如他所愿的顺利完婚,只是完婚不久,宋氏就出了事。

所以在在场许多人的心里,宋忠明给宋青杨的那部分股份,应该不作数了。

但此时,宋青杨却出现在了这里,众人自然很好奇。

众人不知晓的是,在几个月前时暖和宋衍生回国时,余瑶曾跟宋衍生提过此事,宋忠明挑明未来宋氏会交给时暖.

言外之意,给不给宋青杨这部分股份,得看时暖的意思。

余瑶是真心疼爱宋青杨,拉下脸又去找了时暖,婆婆第一次请求自己,时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。

更何况,宋青杨毕竟是宋以川的弟弟,时暖也希望她可以有个好结局。

宋青杨今日打扮的很漂亮。

哪怕跟余都离婚了,她的光彩依旧不减。

即将三十岁的女子,笑容温婉,红唇柔软,五官精致漂亮,一身职业裙装干练又漂亮。

整个会议室几十人,只有时暖和宋青杨两个人,加上这两人的关系算是微妙,在场的所有目光自然而然都落在了他们身上。

如今只有时暖旁边还空着一个位置,宋青杨不动声色的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,淡淡笑着,说:“怎么了?众位股东们怎么都不说话了?是我打扰了大家兴致?!”

宋青杨眉眼扫着周围四周,却唯独忽略了时暖。

她没将时暖放在眼里,或者在场的所有人,其实也没真的将她放在眼里,尤其是在宋青杨出现之后。

这里许多股东都是宋忠明曾经手下的,在他们眼里,宋青杨是宋忠明的独女,宋忠明如今离开了,那宋氏本应该是宋青杨的。

即使他们也不认为宋青杨有能力掌管这个大公司,但内心里,还是偏向宋青杨。

在场的一些老人,很快跟宋青杨攀谈起来,言语之中多有奉承拉拢之意。

看着焦老等人不好的脸色,大家都明白,这群人是故意给时暖难堪。

焦老等一部分人已经忍不住要开口,但反观时暖,如此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,倒是丝毫不在意的模样。

如此扶不起,焦老等人自然是生气,开口都懒得开了。

时暖入主S&a;a;N集团的第一次会议,因为宋青杨的到来,她算是彻底被忽略。

会议结束之后,时暖收起文件,转身要走,但脚步刚抬,就被一个人叫住。

是宋青杨。

时暖转过身,淡淡笑笑,问:“请问宋小姐叫我……是有事?”

宋青杨抬眸看看她,说:“时总今日第一天来公司,就如此和气,看来是谨遵着和气生财四个字来的!”

时暖面色不变,回答:“那是自然,毕竟我是新来的,对公司还不算了解,总要低调一点!”

“所以,时总的意思是,等你对公司熟悉了,就要对曾经我父亲手下的人,赶尽杀绝?”

“那道不至于,对于认真做事,希望公司发展越来越好的人,我不但不会杀,还会赏!”

宋青杨淡淡的挑眉,“是吗?”

时暖淡淡一笑,说:“第一天来,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,先告辞!”

时暖走了,宋青杨没有挽留,只是看着她清丽的身影脸色深沉。

一年多不见,她还是很讨厌,很讨厌时暖!

只是以前讨厌时暖,是因为宋衍生喜欢她。

现在讨厌时暖,是因为她是余都心中之人。

她笑了下,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可笑,她似乎永远逃不掉时暖给她怪圈里。

都是时暖,又是时暖,还是时暖。

为什么,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时暖,都那么喜欢时暖!

不过想到时暖如今嫁给宋衍生,而以她对宋衍生的了解,余都这辈子都没可能得到时暖,心里,到底是好受了一点!

这里是S&a;a;N集团,她占有这里百分之十的股份,她的人生,也将从这里开始。

重新开始。

……

S&a;a;N总裁室,时暖进去的时候,发现里面明显经过修葺,装修仰视简单大方,桌子上还摆放着几个盆栽。

多了几分清丽淡雅。

站在窗前,看向玻璃窗外,视野很好,与不远处的TK集团大楼,遥遥相望。

而且跟在时氏办公室相比,这里看TK大楼,明显要更清楚,更好一点。

时暖想,当初宋忠明坐在这个办公室里,看着不远处的TK集团,不知道心里作何感想。

她又想,宋衍生故意选择宋氏正面的位置,是不是也是故意的,为了给宋忠明添堵?

办公桌上,放着的东西也很简单,电脑,电话等一些基本用品。

让时暖诧异的是,居然还有一个相框。

而相框内,居然是时暖跟宋衍生的一张婚纱照。

她微微愣住,没想到宋衍生居然弄这些。

这些婚纱照,是当初她跟宋衍生在宋公馆拍的,一年多过去,回忆似乎停留在了昨日,但又好似刚刚才发生过。

有穿着职业装的年轻男女进入,她站在那里,不曾回头。

身后的女人先说话:“时总,您好,我叫邱曼,是您的秘书,这位是李阳,S&a;a;N刚招来的实习生,是秘书室的助理,您有什么事,吩咐我们就可以!”

时暖听到邱曼时,倒是没有多在意,只是听到李阳……

她下意识的转过头,看见站在那里穿着职业装的男人,微微愣了下。

男人看着她,倒是面色如常,只淡淡一笑,说:“时总,我们……好久不见了!”

时暖笑了,“是啊,的确好久不见!”

李阳当初被保研,去读了研究生,原本是两年学制,但李阳很努力,提前一年就完成课业,现在已经算是进入实习阶段。

前段时间S&a;a;N集团在网上招新。

那时候许多人都还不知道S&a;a;N是什么公司,甚至没听说过S&a;a;N。

可李阳看到之后,毅然投了简历。

他本身就很优秀,入职后直接进入了秘书室。

因为他应聘的,是总裁助理一职。

可他并无工作经验,暂时性的,便让他在秘书室任职。

第一天来到S&a;a;N,可能会遇到宋青杨,这是在时暖的预料之中,但遇到李阳,却是意料之外。

她估摸着宋衍生必定不知道李阳来了S&a;a;N,以宋衍生的醋劲儿,要是知道了,估计不会招他进来。

中午,宋衍生来接时暖去吃午饭,路上,宋衍生问时暖:“第一天来上班,感觉如何?”

时暖想了下,说:“还不错吧!”

宋衍生淡淡笑笑:“要不要我给你找几个帮手?”

时暖刚想摇头说“不”,可想想自己身边的确不能没有亲信。

而宋衍生挑选的人,必然是稳妥的。

于是当天下午,当殴小宁出现在S&a;a;N总裁办公室时,时暖是有些呆的。

殴小宁跟王赛是今年十一月结的婚,时暖因为怀孕初期,并没有回国。

但却给殴小宁准备了一份大礼。

殴小宁还是很高兴的。

而且殴小宁原本的打算是开个甜品店,不知道怎么的,居然来了S&a;a;N。

殴小宁说,“我是要开甜品店的,但不急于一时,而且我有许多方面不大懂,来你这儿工作两年取取经,未来对开店也有好处!”

不管如何,殴小宁能够来,时暖还是很高兴的。

殴小宁在学校时,课业表现不算好,但她脑子却是不笨,最重要的是,时暖缺少的是信任的人。

她对殴小宁,是完信任的。

两个人说了会儿话,殴小宁就一直盯着时暖看。

时暖眨眼睛,问她:“你看什么?”

殴小宁“唔”了一声,说:“暖暖,你似乎吃胖了一点!”

时暖怀孕后,孕期反应较少,胃口也不错,加上宋衍生每天让厨师变着法子做好吃的给时暖,时暖的确吃胖了一些。

但也只是一些。

跟许多人相比,她还是瘦的。

时暖眨眨眼,对殴小宁招招手,殴小宁耳朵凑上去。

几秒钟后,总裁办公室传来大叫,时暖拉住她,“你叫什么啊,有那么惊奇吗?”

殴小宁深吸一口气,说:“不是惊奇,是高兴……我是太高兴了,天哪暖暖,你居然怀孕了,我居然一点没看出来!”

时暖的手抚向自己的腹部,说:“现在月份还不大,以后也是瞒不住的……不过我得在显怀之前,将S&a;a;N肃清干净!”

殴小宁咽了一口气,她来的时候就知晓,S&a;a;N虽然是个新公司,但正因为一切都是新的,对时暖来说才都是挑战。

她之所以来,也是不想时暖一个人孤军奋斗。

下午下班,时暖约了何美穗,殴小宁也给王赛打了电话,准备大家一起聚一聚。

时暖打电话告知宋衍生,意思是,今天不用来接她,她结束后会让司机送她回去。

宋衍生那边沉默不语。

时暖以为他不愿,有些气恼,说:“我跟美穗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,聚一聚,不为过吧,宋衍生,你不能太专制!”

电话那边传来宋衍生的一声叹息:“为什么殴小宁可以带老公去,你却不能?”

时暖眨眨眼,宋衍生这话的意思是……他也要去?!

————本章4103字————